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代表绝世剑尊第557章劫狱

2020-09-17 来源:

绝世剑尊 第557章 劫狱

雪都,飞雪城的皇朝,国王所在的地方。◇↓,

运用心魔的力量,徐寒轻易地知道了飞城雪监牢的位置,如入无人之境。

“飞雪城监牢太大,我也不知道父亲被关在哪一间。”徐寒低喃一声,便以次元之力搜寻徐原所在,呼吸间他就得到了准确的位置。

“父亲。”徐寒的身影凭空地出现在徐原的面前,把徐原吓了一跳。

“你……你!”徐原差diǎn吓倒在地,因为他并非一下子出现,而是由一个虚化的人影渐渐地变成实体,如鬼魂一般。

倘若徐原对魂境高手有所了解,就会立刻知道徐寒魂境的身份。

“父亲,别害怕,是我,徐寒。”徐寒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显得有些激动。

“寒儿……真的是你!”徐原脸上的震惊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按捺不住的激动,“五年,五年啦!”他开心得拍着儿子的肩膀,不由地大笑起来:“为父想你想得好苦!终于见到你了寒儿!”

“寒儿也一样。”看到父亲健在,徐寒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

这时,徐原忽然想起什么,露出一脸惊恐:“对了,寒儿,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寒儿,为父知道你有能力救为父出去,但雪域帝国势力庞大,如今已经渗透到了天辰帝国,就算你把为父救出去了,徐家也难免遭殃,所以,为父不能走。”他就是为保徐原安全,才自愿被捕。“寒儿,趁现在没有人发现,你赶快出去。”

“父亲!”看到徐原这个样子,徐寒心头一酸,“您不用怕,有寒儿在这里,任何人都别想动你,更别想动徐家,父亲,跟我走。”説着,他一把拉住徐原,却听到徐原发出一声痛吟。

徐寒不禁一怔,撩起徐原的衣服,发现他身上遍体鳞伤,伤痕累累。顿时雷嗔电怒,眼中喷火,“不可饶恕!!!”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在监牢炸响,关押徐原的那间牢房顿时被炸成了齑粉。

徐原满目惊愕,还没有缓过神来,那根本不是普通的爆炸,没有任何元素。他又怎知道,这是徐寒领悟的空间规则中的一式,次元爆。

但他只使用了万分之一不到的力量,否则,整个雪域帝国都会被夷为平地。

“怎么回事?!!”

爆炸声立刻惊动了监牢的狱卒,他们朝着爆炸声源赶过来,却见一位白衣青年携一名囚犯不紧不慢地向他们走来。

“有人越狱!”狱头眼中爆出狠厉之色,“给我拿下!”

“是!”

狱卒们纷纷亮起剑魂,向前冲去,突然,他们犹如撞上一堵无形的墙,而后瞬间被震飞。

徐寒冷漠的目光扫视众人,“説,是谁把我父亲打成这样的。”

狱卒们瑟瑟发抖,有意无意的目光落在了狱头的身上。

“是你?”徐寒瞳孔中闪过一道寒芒。

狱头大惊失色:“不,不是我!别听他们胡説!”

“如果没人肯説,那我就视你们同罪!”

这下可吓坏了不少狱卒,纷纷哭声道:“大侠,只有狱头打了他,我们……我们都没动过手啊!”

“你们!你们血口喷人!”

嗖!

徐寒一闪身,抓住狱头的脑袋将他提了起来,心魔之力立即注入。

“还敢説不是你?!”徐寒大怒,继而把狱头用铁链锁在了木桩上,眼眸转向那几个狱卒,“你们想活命吗?”

狱卒们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连连diǎn头。

“想活命,就给我抽他!抽到皮开肉绽为止!”父亲受到的疼痛,他要对方十倍偿还!

狱卒们面面相觑,要他们动手打狱头,他们肯定不敢,但和自己的性命比起来,这都算不上什么了。随即,他们一个个拖着发抖的身体,拾起刑具架上的皮鞭,又看了一眼徐寒,似乎在等待指令。

“一起打,狠狠地打。”

徐寒冷冷一语,几名狱卒便要动手。

“你们敢?!”狱头狠狠地瞪着他们,发出一声冷喝。

“打。”徐寒只有一个字,更冷,更狠,更有份量。

狱卒们眼睛一闭,豁出去了,蛮境之力全部倾注皮鞭,朝着狱头狠狠地抽了下去。

“啊!!!”

一鞭,皮开肉绽,衣料渗出鲜血。

“别……别打我!啊呀!”

只听得风声呼啸,鞭鞭破皮见血,疼得狱头脸色惨白,叫声无比凄厉。

“寒儿,不用理他了,我们快走吧。”徐原看到狱头被打得那么惨,心里也算解了气。

“走什么。”徐寒心头的气可还没消,“父亲,你可知道,他们三天之后就要把你问斩,这笔账,岂是一个狱头可以还清的?!”

“寒儿,那你要……”尽管徐寒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可徐原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徐寒脸色一沉,目光冰寒,“我要踏平他雪域帝国!”

就这样足足打了十分钟,狱头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皮肉,他虚弱地垂着头,奄奄一息。

“停。”

徐寒一出声,狱卒们便立即停了下来,在一旁瑟瑟发抖。

徐寒走到狱头的面前,冷冷地看着他,“曾经,父亲为了我差diǎn丢掉族长之位,那时我就在心里发誓,任何伤害他的人,我都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语落的瞬间,一道血光划过狱头的喉咙,夺去了他最后一口气。

顿时,监牢里寂静无声,狱卒们全都低着头,没一个敢吭声。

徐寒带着自己的父亲,光明正大地走出了监牢,但他并不打算就此离去,雪域帝国如此对待他父亲,他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显然,在监牢发生爆炸的时候,狱头已经派人通知了国王。监牢之外,早已被大量的雪都护卫围得水泄不通,苍蝇都飞不出去。

“大胆狂徒!竟敢闯我雪都,劫走囚犯!”

“囚犯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徐寒目光微沉,眼眸看向那出言不逊之人,随即,那人身体猛然被震飞出去,整张嘴都烂了,牙齿掉了一地。

“我父亲乃无罪之身,任何妄图给他乱加罪名之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见状,众雪都护卫怯怯地退了几步,心中极为震撼——好强!

那被震飞之人是雪都护卫长,灵境六级的剑修,在这个人面前却如此不堪一击,连还手的力气都没。

“什么人,敢闯我雪都!”

一道威冷的声音传来,雪都护卫们脸色一变,纷纷让开道来。

而后,只见一位银发中年人在众人的簇拥下朝这边走来,这位银发中年人剑眉星目,面如刀刻,雪袍加身,英姿威武,他的身边跟着几位实力比较强的灵境高手,看样子身份地位都很高。

“陛下。”

雪都护卫们全部下跪行礼,尊称陛下。显然,这位银发中年人就是雪域帝国的国王,雪天笑。

“何人如此放肆。”雪天笑傲视徐寒,不失霸气之风。

“我是来带我父亲回去的。”徐寒淡漠道。

“你父亲,是这徐原?”

“没错。”

雪天笑眉头顿时一皱:“天辰帝国北冥城的徐家族长徐原,传闻他只有一个儿子,徐寒。”

“我就是徐寒。”

雪天笑目光微微眯起:“你就是那个闻名大陆的徐寒?”

“闻不闻名我不知道,不过你应该就是雪域帝国的国王了吧。”

“孤王正是。”

“很好。”徐寒冷笑一声:“也就是説,是你把我父亲关在这里的。”

“正是。”

“好,很好!”徐寒眼眸中忽而爆出一丝精芒。

“陛下小心!”雪天笑身边的几位高手顿时大惊失色,然后挺身拦在雪天笑的身前。

嗡……

几位高手,包括周围的雪都护卫瞬间被震飞,倒地不起。

雪天笑一脸愕然,眼眸中充满着难以置信。他身边的高手,可个个都是灵境八级的dǐng尖强者。

“哼,传説中的大陆第一天才果真名不虚传,不过,这diǎn本事还不足以令孤王畏惧。”説罢,忽而天降大雪,冰寒无比,冷入骨髓,寒冰灵气充斥在雪都之内。

徐寒不言不语,嘴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顷刻间,大雪骤停,冰寒灵气化为虚无。

“这……这到底……”雪天笑瞳孔猛地一缩,表情惊愕无比。他释放出来的冰寒灵气尽数湮灭,而且,空气中仿佛有一种隐形的恐怖力量,无论他再释放多少灵气,都会立即湮灭为虚无。

徐寒晋升魂境之后,力量得到了最纯粹的升华,从剑气、到灵气、再到剑意剑炎,随着魂境的突破踏入了最巅峰的境界——魂力。

但是在剑尘大陆他不能使用魂力,连太虚境强者都承受不起,对于灵境以下的强者,哪下跌3.99%或0.31元怕只有一丝魂力,也能瞬间让他们灰飞烟灭。

再者是杀意之力,徐寒修炼的杀意规则,也能顷刻间撕碎普通人的身体。

所以,徐寒可以自由控制到不伤人性命程度的能力,就只剩下空间规则。次元之力的威力可大可小,小到只能造成奇观异象,海市蜃楼,大则毁天灭地,破碎空间。



七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丽水治疗白癜风费用
天水白癜风权威医院
友情链接
北京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