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张家港巴新材量价齐稳技术

2020-03-27 来源:

引资狂潮中告别cvc 晨鸣纸业逆向而动

一周前,山东晨鸣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鸣纸业)引进CVC亚太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VC Asia Pacific,下称CVC)的计划还被认为是势在必得,可转眼间这项大手笔就成了画饼。7月30日晨鸣发布董事会公告,宣布公司与CVC之间的引资计划已经告吹。

此次变动颇有意味——较近两年,联手外资已经成了中国造纸行业的大势所趋,没有一笔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交易。

两个月前,泰格林纸透露将与骏麒投资公司(瑞银亚太私募基金)签订合作协议,骏麒以现金出资1.87亿美元与之组建合资公司。而位列世界500强的斯道拉恩索公司与广西高峰浆纸业有限公司合作,双方共同投资约220亿{TodayHot}人民币,在北海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

更早时候——去年8月22日,新加坡金鹰国际集团收购山东日照森博浆纸有限责任公司90%的股权;8月30日,山东太阳纸业与美国国际纸业签订合作合同,投资4.8亿美元共同进行涂布白卡纸和无菌液态包装纸的生产。

既然引进外资是人心所向,为何晨鸣纸业要特立独行?看看这家公司的背景或许可以略知一二,这是一家标准的行业龙头企业,是国内造纸行业惟一拥有A、B两种股票和可转债的上市公司,集制浆、造纸、能源生产、纸机制造于一体,集团总资产达177亿元,年纸品生产能力300万吨。而且晨鸣纸业是一家国有性质的公司,山东寿光国有资产管理局是它的靠前大股东。

晨鸣纸业资本运营部部长范英杰表示现在无法透露合作告吹的任何细节,但双方的分歧早已隐约可见。“我们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初衷就是解决资金问题,毕竟这是个近百亿的大项目,CVC是一家战略投资公司,并不做产业,它肯定会派驻董事,但不会参与公司的管理。”在当初达成意向时范英杰曾经这样对本报表示。

从结果来看这多少有些一厢情愿,CVC准备掏出50亿元现金购买G晨鸣10亿股股票,由此将超过寿光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成为靠前大股东,要想让这样的投资者缄口不言绝非易事。G晨鸣较后发布的公告中将双方分道扬镳的原因归结为“双方就相关定向增发项目的具体事务进行了多次充分的谈判沟通,但在公{HotTag}司未来经营理念和思路以及董事会人员组成等问题上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又一个境外投资者投资控股国内行业龙头企业的计划宣告失败,但CVC的发言人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双方合作破裂“与政府的反对没有丝毫关系”。国泰君安造纸行业分析师王峰认为:“纸业并非是国家保护性的行业,晨鸣也不是国家重点保护的企业。”

但这不代表已经能将晨鸣纸业这样的企业与其他性质的中资企业一视同仁。在之前的合资浪潮中,太阳纸业、泰格林纸这样的民营纸业巨头唱起了主角,一个月以前,中华全国工商联纸业商会成立,太阳纸业董事长李洪信亲自坐上了会长宝座,然而在会员名单中却找不到晨鸣纸业这家行业龙头的名字。

当然这对晨鸣纸业构成不了什么打击,即使CVC的50亿元资金已经无影无踪,这家公司的良好背景仍然可以帮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晨鸣纸业能够拿到湛江纸浆项目本身就能说明问题。

湛江纸浆项目,是国务院同意批准的全国较大的林浆纸一体化项目,包括70万吨木浆生产线和300万亩原料林基地建设,投资总额94亿元,上世纪90年代末刚刚问世就备受世界造纸行业关注,在芬兰林纸业巨头芬欧汇川(UPM- Kymmene)临阵退出该项目后,晨鸣纸业接过了这一庞大计划,资金也是他们较大的问题。

如果一家国内行业龙头企业急需资金,却又不想在风口浪尖上招惹境外投资者,那还是把眼光放在国内吧。在与CVC谈判即将破裂之际,晨鸣纸业在7月下旬成功获批发行20亿元短期债券。与此同时,晨鸣纸业准备向由国家开发银行作为牵头行组成的银团申请60亿元的长期项目贷款,以满足湛江项目的资金需求。这就可以理解为何失去CVC之后,晨鸣纸业董事长陈洪国、总经理尹同远仍能信心十足地赶往湛江,与当地政府就70万吨木浆项目相关问题进行协调,并要求项目建设人员“大干快干”,加快项目建设步伐。他们惟一需要担心的是,贷款融资的成本要高于股权融资,这将会增加公司的财务风险。

动脉粥样硬化能活多久

小孩有口臭是怎么回事

上海远大医院隋铭华

哪种办法治疗痛经好
关节肿大吃什么药治疗
老年痴呆症能治疗吗
友情链接
北京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