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百科

不朽道魂第章王营养

2021-01-15 来源:

不朽道魂 第205章 王

一片黑暗,黑暗中只有最深沉的寂静,仿佛容不下一丝多余的色彩。

等玉凌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就发现四周充斥着这样令人恐慌的黑暗,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东西,就像是他的眼睛失去了作用。

从不知多么高的吊桥坠落下来,按说他早该粉身碎骨,然而他在黑暗中内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发现根本没有一丝伤痕,外伤内伤都没有。

他有些茫然地站起身来,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当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丹田,赫然发现自己的灵力已经不再是熟悉的纯白,而是充斥着暗渊之气的幽黑!

玉凌终于反应过来,四周无垠无尽的并不只是单纯的黑暗,而是无边无际的暗渊之气,并且浓郁到了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境地。

他在这里不知昏迷了多久,就算道原诀和古荒诀再强悍,也不可能在他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还抵御得住暗渊之气的侵蚀,这个结果委实再正常不过。

看来,他很可能真的一辈子都无法离开暗渊了。

想到这个很令人绝望的事实,玉凌却发现自己出奇的平静,竟然就这样接受了这个结果。

也许是因为,他现在连能不能活下去都不敢确定。最起码,他连怎么离开这片黑暗之地都不知道博斯克封训阵型成谜。

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却发现四周还是空空荡荡的黑暗,甚至他伸手摸了摸下方,也是空无一物,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实实在在地在这里走动。

难道说,困死在这无止无尽的黑暗里,就是他最后的归宿?

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比直接死亡还让人崩溃的结果。

饶是玉凌心智足够坚定,在孤身一人茫茫然行进了不知多久之后,也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疲倦和绝望。

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没有色彩,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和无穷无尽的漫长时间,这绝对是世间最可怕的酷刑。也许,他应该选择了结掉自己的性命,毕竟早在坠落深渊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直面死亡的觉悟。

但他终究没有将长刀对准自己,他还没有懦弱到需要自杀的地步。

绝望归绝望,他还是在行走,寻找着没有出路的希望,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直到岁月似乎都流淌到了终点。

在他的感知中,仿佛都过去了几十上百年,然而他的头发依旧乌黑,双手一如原样,仿佛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又或许,一切本就是他的幻觉,其实根本没有过去那么久的时间。

只是为什么……他会感觉一切久远到,连记忆中的人都开始变得模糊?

似乎有一张张熟悉的全力以赴、共同促进航班运行安全平稳脸庞在黑暗中划过,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他离开这片绝望之地,回归到光明的尘世中来,然而无论他怎样努力,却都记不清这些人的长相,仿佛实在隔了一段太悠久的时光。

他依稀记得,他有一个生死之交的兄弟,名字中好像有个“白”字,但他却偏偏喜欢穿红衣,他依稀记得,他有一方自己打拼出来的势力,叫什么什么宗?那里寄寓着他很多的期望。他还记得,有一个松松垮垮很自由的地方,却让人感觉很温暖,那里聚集着很多他所熟悉的人,有男有女,有一袭紫衣的少女,有白衣风流的青年,有迷糊懵懂的小少年,有前两天公司说换人了一位冷傲的蓝衣少女,有一个刁蛮任性的女孩儿,还有太多太多的人……

可惜,他都记不清了,仿佛有什么力量,一点一点抹去了他的记忆。

甚至他都快要忘却,他叫做玉凌。

他隐隐觉得,他似乎应该叫秦岳。

两个名字在他的脑海中纠缠不休,让他不由得头痛欲裂,甚至连意识都快陷入了混乱。

他究竟是秦岳,还是玉凌?

都是,亦或者,都不是?

他,究竟是谁?

一副陌生的画面陡然闯入了他的世界,那是一个高大的黑色祭坛,四周荒凉冷清,没有一点人踪,只有一轮紫红色的妖月和无边无际的暗渊之气,还有黑色的潮水无止尽地一起一伏,冲刷着祭坛。

不知是哪一天,祭坛上忽然亮起了一阵光芒,一个淡淡的黑影轮廓化形而出,状似人形,但却通体模糊。

他孤独地坐在祭坛上,待了无尽悠久的岁月,终于,他觉得寂寞了,随着他意念一动,祭坛边便多了无数幽魂,有的吸纳暗渊之气渐渐地化成了实体,变成一个个青黑色的巨人,它们都跪拜在地,称他为王。

他终于不再孤独。

渐渐地,这片寂静荒芜的土地多了一些外来者,他的实力相比起他们尚还弱小,但他有着数量无尽的下属,所以他从不畏惧。

直到将这些外来者圈入了暗渊规则之中,永生也无法离去。

从此,他再也不觉得孤单。只是随着时间继续的流逝,他开始感觉到无聊,他听那些外来者说,这世界很宽广,并不只有他所坐拥的这一片狭小的地盘。

他开始向往,想要去探寻外面的世界。可是他失败了,暗渊规则为他所用,然而他却也不得不被束缚其中。

他暂且忍耐下来,拼命积攒自己的力量,也不知突破到了什么境界,终于被他暴怒地毁了祭坛,冲出了这片对他而言如同囚笼一般的地方。

后来呢,后来?

黑暗中仿佛有白光炸响,头痛欲裂中,他终于意识到,他不是他。

他是暗渊之王,他是玉凌,亦或秦岳,都无妨。

“你灵魂就如无根浮萍,按理说很容易被取而代之,结果我还是失败了……我很好奇,你的魂海中究竟有什么东西?”

一片黑暗里,只有一道声音带着些许的好奇幽幽传来。

玉凌没有回答,只是定了定恍惚的思绪,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经历了怎样的凶险。

不知何时,他已经落入了对方一步一步的侵蚀和同化中,直到记忆中的人和物渐渐模糊,直到他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楚。

他再次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切如常,但灵力却还是被暗渊之气浸染了个通透,看来最开始的一幕都是真的。正是因为发现了灵力的问题,他的心神才会出现破绽,从而在茫然和绝望之中被一点一点侵蚀。

“看来你自己也不清楚。”对方自问自答一般。

玉凌不禁怔了怔,经历了一次次的事情,他当然知道自己的魂海中似乎有什么神物坐镇深处,上次冰镜湖边,那个黑纱女子就猜测说那是不是古魂器。

但玉凌自己着实想不明白,什么时候他的魂海中多了一件东西,他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好时机。

玉凌一切思绪恢复正常,便谨慎地谨守心神,对着面前空无一物的黑暗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道声音中不禁带了些好笑和嘲讽:“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难不成,我还应该在你的灵戒中?”

这一句话,等于承认他就是暗渊之王,也是那颗看似不起眼的黑色玉石。

玉凌心念急转,忽而冷笑一声道:“没想到大难临头,你倒是不急不成为继美、俄、欧洲众国之后又一个掌握超视距空战技术的国家。在2006年的珠海航展以及2007年的巴黎航展和莫斯科航展上慌,还有心思在这里和我纠缠,我也不是不能不佩服。”

宝宝肠胃胀气的表现
南昌治疗睾丸炎哪家好
焦作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北京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