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要闻

玄帝归来第106章尸毒符

2020-08-07 来源:

玄帝归来 第106章 尸毒符

林玄手腕轻轻一抖,手里的赤焰骨鞭如指臂使,一阵抖动,劲力传来,停在半空的已经被穿透的僵尸,朝着一边飞起,轰隆一声,砸到一边的墙上,把墙壁都砸凹了一大块,全是如蜘蛛一般的裂纹。

这两只僵尸直接被卡在了墙壁上。

嗖的一声,一道红光闪过,这条骨鞭回到了林玄的手上,变成了一个平凡无奇的骨环。

张铁吃惊的看着被卡在墙上的那两只僵尸,只见原本是浑身都是绿毛的僵尸,此时从肚子上的洞往外延伸,全是被烧焦的痕迹,肚子破洞处像焦炭一般,还往外冒烟。

那两张贴在额头的黄色符篆飘然落下。

这代表那两只僵尸死了!

虽然僵尸本来就是死物,但是长期受阴气和煞气侵蚀,慢慢重新诞生灵智,这种灵智是最本能的,就好比单细胞生物一样,只知道进食。

后来,修道之人通过符篆之术掌握了御使僵尸之法,才能控制僵尸。

而这两具绿毛僵尸就是通过金尸门特有的御尸符,连接僵尸本能的灵智,配合专门的法诀被张铁控制。

只要僵尸额头上的符篆自动飘落,就意味着僵尸那仅存的灵智被消灭,也就没有了行动能力,再次变成了尸体。

如果把他们放在纯阴或地煞之地,等上个几百年,也许会重新长出灵智来,再次变成力大无穷坚如钢铁的僵尸。

张铁脸上狂变,没人比他更清楚僵尸的威力,一般来说,除非是动用大规模的杀伤力武器,或者是高强度的能量密集型武器,比如火炮,激光武器,才能一下把一只几百年的僵尸给打死。

而林玄一鞭就把这两头绿毛僵尸给打死了,可以想象他手里法器的威力到底是又多大。

哒哒!

林玄施施然走进了房间,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张铁,一双眼睛冷漠到了极点,在他眼里,张铁就如同一只蚂蚁一般,那么的渺小。

张铁此时心里怕到了极点,一张本来就惨白的脸,更加的惨白,一双腿止不住的颤抖。

他怕死啊!

“大师,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老人家,还有姑奶奶,恳请您放我一马,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扑通一声,张铁跪倒了地上,一脸后怕的说道。

林玄没有理他,而是径直朝小雪走去。

小雪看林玄走来,脸上先是露出惊喜的表情,提到嗓子眼的小心脏也慢慢放了下去,就在此时,她看到林玄后边的张铁掏出了一张绿色的符篆,一脸阴狠,跟之前跪地求饶的样子截然相反,就要把符篆往林玄后背打去。

“小心!”

光看那张符篆绿油油,散发着阴恶的气息,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小雪不禁惊呼出声。

然而林玄却似乎没听见,也没发现张铁的动作,就这样张铁手里的绿色符篆打到了林玄身上。

张铁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差点大笑出声,任你法术再高,你也躲不过我的符篆。

‘还是太年轻啊,还真的以为我会乖乖认输么,这下好了,中了我的尸毒符,就算你神通再广大,最后也得被尸毒入体,变成一只没有灵智的僵尸。’

随后他脸上的笑容却僵住了,他感到从林玄身体里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后背涌来,传到他的手臂上,让他产生了一股不可阻挡的念头,随后他就被震飞了出去。

砰!

张铁砸到了墙上,把墙都砸凹了,随即又滑落在地上。

张铁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胸口闷的很。嗓子里好像有东西。

噗!

他吐出了一大口血,把地板都染红了。

喘了几口气,缓了一会,他一手撑地,一手捂着胸口,嘴里还含着血,依旧得意的大笑道:“哈哈哈,你中了我的尸毒符,不出三天,你就会变成一只没有理性,如同野兽的僵尸。”

只见在林玄后背处,被符篆打到的地方,衣服破了一个大洞,可以看到皮肤有一大片乌青,隐隐有恶臭味。

而那种尸毒符此时静静的躺在地上,颜色又变成了正常的黄色,看起来平凡无奇。

听了张铁的话,小雪的脸上大变,她不敢相信自己的林玄哥哥也要变成那种怪物。

“都怪自己,都怪自己,要不是自己,林玄哥哥也不会来救自己,不会来救自己,也就不会被这什么张铁偷袭,也就不会变成什么僵尸。”

她此时心里全是自责。

林玄却依旧神色如常,刚才张铁只是让他身子顿了顿,脚步丝毫不停,走到床边,把绑在小雪手腕处的绳子解开,满是心疼的看着小雪,只见手腕处被勒出了一圈乌青,跟一旁白嫩的肌肤呈鲜明对比。

小雪此时也没有了劫后重生的喜悦,而是满满的自责和担心,她实在是无法想象,自己的林玄哥哥将会变成一只没有理性的僵尸。

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啪嗒啪嗒往下流。

“林玄哥哥,呜呜~”

看到小雪哭,林玄还以为是她是被刚才那个中年男子给吓的,于是轻轻拍了她的后背,安慰道:“好了,没事了,不哭,你哥哥我不是来了吗,咱们回家。”

听了林玄的话,小雪慢慢止住了泪水,把脸上的泪痕,用手擦了擦,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

林玄拉起小雪,牵住她那细腻的小手,朝门外走去。

在一边墙上靠着的张铁此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本来以为林玄会跟自己求解毒之法,这样自己手里也就有了筹码,林玄也就不敢杀自己了,没想到林玄竟然根本就不在意。

这完全打破了他的设想。

难道他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当林玄拉着小雪走的时候,他把心提了起来,怯生生的看着林玄,生怕出手要自己的命。

可林玄就好像把他忘掉一样,都没瞟他一眼,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就当房间门要关上的时候,他那一颗心慢慢放了下来,喘着粗气,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就在此时,房间里一道红光闪过,张铁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还没叫出声,红光从他脑门上穿过,钉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这道红光正是赤焰骨鞭!

骨鞭从门外延伸进来,不知通向何处。

另一头从张铁脑门穿过,钉在了墙上。

张铁面容上是惊恐至极的表情,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一张可以塞进一个鸭蛋的嘴,还有插在脑门上的那条带有火焰的骨鞭。

他额头上一滴血也没有,全被赤焰骨鞭给蒸发了,如果有人在房间里,还能闻到丝丝的烤肉香味。

“嗖”地一声,赤焰骨鞭原路缩了回去。

张铁的尸体靠在墙上,眼神里满是惊恐,额头上是一个鹌鹑蛋大小的黑洞,通过黑洞可以看到后面的墙壁,黑洞四周是被烤焦的痕迹。

他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门外的林玄捏了个法诀,一道红光从房间里射出,朝他手腕飞来,变成了一个白色骨环,套在他手腕上。

看似很漫长,其实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旁边的小雪只是感到林玄的脚步顿了一顿。

“怎么了?”

林玄摇摇头,微笑道:“没什么,我们走吧。”

随后他拉着小雪的手,慢慢走下了楼梯。

承德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止咳药
小孩拉肚子肚子疼
友情链接
北京房产网